【三月風】焦若水:民族地區助殘的學者視角

來源:admin發布時間:2020-12-28 11:54訪問量:479

640.webp.jpg

焦若水:

1977年出生,甘肅人,蘭州大學西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殘疾人事業研究基地蘭州大學中國民族地區殘疾人事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主要從事社會學與社會工作理論、民族社會工作研究。出版《變遷中的社區權力與秩序》等多部論著。

6401.webp.jpg

焦若水定期到蘭州市的基層社區開展志愿者培訓輔導。

民族地區社會工作的差異性

焦若水在甘肅出生,除了在外求學,長期在甘肅工作。甘肅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省份,既有回族、藏族等人口較多的少數民族,又有東鄉族、保安族、裕固族等主要世代聚居在甘肅的少數民族。在研究和服務中,焦若水慢慢地把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民族地區殘疾人這個群體上。2020年他和謝冰雪老師帶領團隊師生跑遍了除新疆以外的七個民族省區,調研民族地區殘疾人脫貧攻堅成效和未來發展,一次性向中國殘聯提交了7份“十四五”規劃政策建議報告。

深入田野和高度務實可以說是焦若水一貫的工作風格。2014年,焦若水在蘭州某穆斯林流動人口聚居規模較大的街道做社工服務,卻發現社工們盡管在進入服務之前預備了很多民族宗教方面的知識,依然難以展開工作?!巴鈦頇C構和社工想融入完全陌生的環境中,短期內你了解多少知識都沒有用,語言(方言)和族群文化心理的走進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币グl掘具有高超民間智慧的社會服務技巧。很多回族流動人口中的婦女和殘疾人受教育水平不高,這些家庭里的家長一般比較傳統,不希望女性和殘疾人親屬“拋頭露面”,參加社會工作機構設計的識字班。

焦若水發現一家當地社會組織開始時先通過學習傳統文化知識的方式召集婦女和殘疾人,這種理由不會招致家庭的反對,而學習就創造了婦女和殘疾人走出家門的機會,開識字班、辦技能學習班就能順理成章。婦女們能輔導孩子作業,能與社會融合,精神面貌開始轉變。倘若把服務開展的順序打亂或者反過來,必然行不通?!斑@種取于民間的社會服務技巧,從少數民族社區生活世界的真實邏輯出發,才能契合特殊社區的發展需求?!?/p>

民族地區殘疾人社會服務工作的難點在于不僅要注意民族傳統文化和宗教的影響,還要考慮地理因素。焦若水到青海玉樹的一些殘疾人組織進行實地訪問時發現,青海面積大,人口密度小,處在山區的農村村落分布非常分散。在當地,從一戶殘疾人到另一戶殘疾人家中可能需要翻山越嶺,所以一些在其他地區成立的社工活動在這里就不可能落地。比如在北京做得非常好的給殘疾人提供理發服務的項目,理發師每單能得到10到20元的補貼,但在青海,交通成本就已經遠高于20元,成功過的案例在這里顯然“水土不服”。

同時還有一些地處偏遠的縣級康復中心,雖然得到了大量資金支持,但專業人才非常稀缺,可能樓建起來了,里面卻沒有人來操作運營。很多當地的殘疾牧民想做康復服務,雖然服務本身是免費的,但是家人的路費、誤工費、日常生活的費用也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反而導致當地的康復服務率沒有想象中那么樂觀?!捌鋵嵜褡宓貐^社會服務工作區別于城市社區最大的特殊性還是所處地理位置所帶來的困難,這就要求我們在提出相關幫扶政策和服務項目時,要把地域性的特點考慮進去?!?/p>

從學術研究角度來看,少數民族多元的生計方式和傳統的生產生活方式,包括多元的宗教信仰都對民族地區殘疾人有著久遠而深刻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使殘疾人及其家庭對生活方式、生計能力,甚至是對殘疾本身的定義存在多元認知,比如在云南的部分直過民族的村寨中,近親結婚的傳統容易導致嬰兒的殘疾率較高,那么防止近親結婚、優生優育的宣傳就顯得格外重要;西藏、青海、新疆等偏遠地區,對于現代衛生觀念的普及、疾病的篩查、地方疾病的預防等工作就更加重要;而在各種地方性文化中,風俗民俗都是需要在殘疾人服務中特別注意的。

222.webp.jpg

四川省甘孜藏族小伙丁真意外走紅,多地文旅部門加入“搶人大戰”。之后,丁真被當地國企聘為正式員工,為家鄉旅游代言。丁真所在的理塘縣,今年2月才摘掉貧困帽,從爭搶丁真到保護丁真,折射出各地為脫貧攻堅蓄力的良苦用心。

要關注民族地區殘疾人脫貧的地理成本

談到民族地區殘疾人脫貧解困,焦若水講了兩個背景性的概念,一個是1935年地理學家胡煥庸提出的“騰沖璦琿線”(常常也被稱為“胡煥庸線”),這條線的西北側占國土面積的64%卻僅有4%的人口,而線的東南側僅有36%的國土,卻聚集著96%的人口。另外一個就是民族八省區的概念,即少數民族人口相對集中的內蒙古、廣西、西藏、寧夏、新疆5個自治區和貴州、云南、青海3個省份。翻開地圖來看,不難發現“胡煥庸線”西北側和民族八省區的范圍有著很大的重復。

雖地域廣闊、生計方式多樣,但山路崎嶇、人煙稀少,城鎮化水平普遍低于全國平均水平,給交通運輸和社會經濟發展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導致殘疾人公共服務和互助服務的半徑遠遠大于其他地區,這是民族地區殘疾人貧困的一個結構性背景?!?/p>

由于民族地區地理位置特殊,外面的服務資源很多都進不去,服務的可及性非常差,比如焦若水發現地處邊境的西藏自治區山南市扎日鄉,全鄉共3個行政村610口人,但居住分散。至今基礎設施還不是很好,這也成為扎日鄉脫貧致富的瓶頸?!?0年前,從縣城到鄉里,207公里的路需要走兩天,現在修通了邊境高等級公路,也還需要6個小時。冬天大雪封山,11月份到來年5月份,需要儲備幾個月的糧食?!焙芏喾鲐氄吆茈y到達具體的每家每戶,這種情況下,當地的自組織和互助團體就顯得尤為重要。

在克服地理位置限制方面,焦若水調查的青海殘疾人堪布昂江做出了很好示范。海拔4700米的青海省甘寧村,位于一片異常寒冷的草原中,這里被當地人稱作“野牦牛也顫抖的地方”,堪布昂江就生活于此。

在他的感召和非營利組織三江源生態環境保護協會以及玉樹州政府的支持下,甘寧村2016年成立了第一個牧民合作社,取名帕卓巴,意為游牧祖先的后人。他們以制作傳統的黑帳篷、白帳篷起家,將保護傳統游牧文化和生態環境視為最重要的使命,同時為部分單親家庭的孩子、孤兒、殘疾人士提供了工作機會,并把公共草場的產出用于資助困難殘疾人,至今有12戶牧民堅守下來?,F在,合作社也與設計師一起以雪域山水和游牧日常為靈感做一些文創周邊產品在互聯網上售賣,既能幫助合作社多一份收入,也是一種對當地文化的傳播與保護。

帕卓巴合作社的成功對焦若水來說是非常寶貴的參照案例,他看到在民族地區殘疾人服務背后,其實有很強的文化、信仰的力量在發揮著作用。有些時候,對民族地區殘疾人的幫扶不一定非要“走進去”,他們自身的力量已經非常強大,也有豐富的自然資源,更需要的是政策或專業性的支持指導?!氨热缃谝驗橐欢味桃曨l走紅的四川甘孜藏族小伙兒丁真,在大家開始擔心這么一個純真少年走上網紅之路時,政府介入了。首先是理塘國企與其簽約讓其成為家鄉代言人來提高當地知名度,還馬上安排專人給丁真上課教授普通話,短短幾天就由丁真出演拍好了旅游宣傳片。最后,甘孜宣布在一定時限內所有景區免門票,酒店五折,到甘孜的川航機票一折。這只是一個剛剛摘帽的貧困縣,但是整個政策這么快地制訂下來并且落地,讓人們看到政府為了帶動經濟做了很多準備,機會一來,水到渠成。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準備’工作完成,然后等待或者幫他們創造一個這樣的機會?!保ü澾x)


(詳情請閱讀《三月風》雜志2020年第12期《焦若水 民族地區助殘的學者視角》)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bAF198mZIGf0tK33gfFGxA

返回原圖
/

自拍上传网友自拍视频